被剩下的真是“中国剩女”吗?

发布时间:2020-03-18 18:43:01   来源:未知    访问
字号:
先来看一段对话::“你对自己的另一半有什么要求呢?”女孩:“我希望他受过良好教育,能尊重女性,起码能和我一起分担家务。

”:“实话说你并不是什么大美女,并不是非常漂亮,而且你年纪也很大了。

”女孩:“我年纪大吗?我觉得我处在一个正好的年纪呀。

”:“你这样觉得吗?你觉得你这个年纪在婚恋市场很合适吗?你觉得自己看起来很年轻?其实这都是自欺欺人的。

如果你现在谈恋爱,到结婚最起码要一年吧?再缓一年,36岁生孩子,其实已经是很晚了。

”女孩:“假如说我选择不生育呢?”:“你会有这种想法?”女孩:“为什么不可以呢?”:“那你是想要男士接受你这样的想法吗?你现在到底是选择单身还是婚姻呢?我觉得你性格太硬了,可以适当柔和一点。

”非常明显,女孩就是大部分人认知里的“剩女”,被剩下的女孩。

而是谁?能是谁?《中国剩女》告诉你。

这部由美国拍摄制作的纪录片,对准的是“中国剩女”。

剩女这个概念在中国诞生起,就自带不怀好意。

女性一旦被加上这个标签,在旁观者看来,就是商品打折出售都无人购买的。

但剩女到底是怎么被剩下的?她们到底是这样的人?她们经历着什么?女孩们真的在抗拒婚姻抗拒接受伴侣,才会让她们陷入如此可怖的处境吗?并不。

纪录片里三位代表女性,都接受高等教育,都有一份体面的工作,且都对恋爱和婚姻保持期待。

广播电台主持人小姐姐积极参加婚恋公司组织的相亲活动,在台上大方说出自己的理想伴侣品格;律师小姐姐一遍遍去见相亲对象,坦率地表达自己的想法和要求。

她们的要求高吗?也不。

对方尊重女性就好,性格开朗就好,真诚就好。

然而吊诡的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她们未必能顺利找到自己心仪的那一半。

首先,她们被挑选,被评判着。

开头的对话,发生在一个女孩和相亲公司工作人员之间。

35岁的女孩去往相亲公司,希望通过他们帮自己找到心悦的对象。

对方对她的外貌、年龄、性格都做了评价和指正。

相亲角里对女孩的要求:要稳定的工作和漂亮的长相同样还是这位小姐姐,在公园相亲角相亲的时候,被男方的母亲介意是律师。

“做律师的女人,一定很强硬,太可怕了”,工作甚至都能成为评判她们的要素之一。

小姐姐在和朋友的聚餐上,道出了大龄单身的处境。

当你到了一定的年纪,不结婚的话,任何人都可以来嘲笑你。

同时,她们还被催促,被质疑。

在律师小姐姐的朋友饭局上,多是大龄未婚的女性。

对于自己的处境,她们大多都共鸣,而共鸣里大多相同的地方,就是来自家人的催促和伤害。

言辞激烈的女孩会说,他们(我的家人)绑架了我的人生。

绑架了人生,有那么严重吗?可能在家人看来并不是这样,在他们的角度看来,这是关爱。

女儿大龄未婚,被他们认作是自己的忧虑,而只有她结婚,就是解决了家人的忧虑。

他们不理解女儿大龄未婚、单身的真正缘由,认为她叛逆、怪异,与整个家庭甚至全人类都是格格不入的。

他们想破脑袋都在想,你到底想干什么?另一位大龄女孩的妈妈,在女儿的婚礼当天,欣慰之余也以过来人的语气肯定了女儿的选择。

“我们不能逾越(结婚)的习俗,还是要走常人走过的路。

”一个不结婚的女性在她的家庭里被视作什么呢?一个异类,不安定分子,一个自私的人。

一句句质疑令人窒息,也堪称恐怖。

而最恐怖的是什么?是不结婚的行为和想法,当被表达出来,就是判了刑的。

罪人没有了辩驳的资格和权利,只需要知道:不结婚,再幸福也不叫幸福。

这种父母辈的操控式评判和质疑,甚至还会直接干涉到女孩对另一半的选择权。

电台主持人小姐姐年方28,就被相亲填满了生活。

而相亲回来,她需要在饭桌上向父母事无巨细地交待男方的各类条件,最后决定权也在母亲那里。

是什么造就了大批“剩女”的产生?其实并不重要。

因为追根溯源,人们会发现这其实和社会发展速度与家庭观念之间产生的落差形成的。

女孩们有了受教育的机会,看待自己的生活和人生多了更多角度。

她们本可以身体力行地让自己的生活跟上自己的观念就好。

然而家庭和社会的观念并没有跟上。

大批的“剩女”在焦虑着,但她们是在焦虑婚姻和伴侣的问题吗?她们是在焦虑身边人的焦虑。

当旁人认为她不完整时,生活的尊严就被一点点剥蚀了。

“剩女”仿佛身处一场巨大的,四面八方的评判意见都在陈述她的次等人生。

性格独立,专业强悍的律师姐姐,在和心理医生对谈的过程中,形容自己生活在一片汪洋旁。

“只有一边战斗一边撤退,才不能跌进汪洋里被淹死”。

“剩女”的问题,其实已经不是某个女孩,以及女孩家庭的问题。

它折射的其实当下人们自我束缚的普遍焦虑。

大多数人急于给自己做好了模样板正的“人生地标”,只要安全地走完所有的地标,才被默认为拥有了无憾完美的人生。

因为怯懦于面对风浪,于是胆小地拒绝了拥有享受愉悦的权利。

“剩女”反而成为了最先苏醒的一批人。

她们要闯出一般人认为的人生地图,自然是要被呵斥和制止的。

这部纪录片全名其实是《中国剩女:一起来看看她们是如何被剩下的》,看完再细品这个名字,其实挺微妙。

真正被剩下的是女孩吗?是质疑、评判、伤害女孩的人们才对吧?影片最后,在父母强压之下兜兜转转相亲无数次的律师姐姐,最后放弃了这种无力地被捆绑,她选择去法国继续攻读法律硕士。

这种身体力行的远离,其实对大多数“中国剩女”来说,都是童话。

但对于那些真正内心坚定的女孩来说,追赶童话未尝不是一种更为光明的人生态度。

有一分力,用一分力,去战斗,才不是被剩下。